您好,游客 登錄 注冊 站內搜索
背景顏色:
閱讀論文

論《厚土》中的景物描寫

來源:論文聯盟  作者:李志平 [字體: ]

論《厚土》中的景物描寫

短篇小說集《厚土》是中國當代著名作家李銳的作品,李銳在《厚土》的總序中說道:“《厚土》是我的成名作。嚴格地說,我的文學創作也是從《厚土》開始的。在其之前的十二三年雖然也寫了一些作品,但只能算是學習和準備。”?譹?訛可見《厚土》在李銳心中的地位和價值?!逗裢痢返拇_可以算作是李銳小說創作的一個分水嶺,在《厚土》中,李銳用方塊字深刻地表達了自己,表達了生活,表達了生命。然而細心的讀者會發現,《厚土》中的小說幾乎每一篇都涉及或多或少的景物描寫,而且有好幾篇小說的結尾都是以景物描寫來結束的,這不能不引起我們的重視。其實,《厚土》中的這些景物描寫不是畫蛇添足,這些景物描寫實則給小說帶來了一系列的藝術效果。
  一、景物描寫烘托了人物的心理
  小說中的景物描寫本文由論文聯盟http://www.93754048.buzz收集整理最普遍、最常用的作用便是烘托小說中的人物心理,當然,《厚土》中的景物描寫也有著這樣的作用?!逗裢痢分械木拔锩鑼懹性S多和小說中的人物心理息息相關,而作者這樣敘述的目的是讓讀者更好地了解作品中的人物,他沒有直接描繪出人物的心理,而用景物來烘托人物的心理。當然,這樣描寫會比直接描寫更生動形象,但是這些景物也不是隨便挑選的,它帶有呂梁山的特色,這樣,特定的地域特色與小說中人物的心理都得到了很好的呈現。
  如在《古老峪》中的一段景物描寫:“樹棍上的雞們照著祖先的模樣在睡覺,蜷縮著身子,羽毛蓬松起來,尖尖的嘴插在羽翼中,也許是有悠遠古老的夢闖了進來,它們時不時呻吟似的嘰嘰咕咕地發著夢囈。灶炕邊那只小豬睡得太深沉,常常就舒服得哼出聲來。”這一段景物描寫從反面突出了人物心理。雞和豬睡得很深沉,睡得很舒服,而他(老李)卻一點也睡不好,聞著刺鼻的酸臭味兒,身邊漢子渾重的呼嚕聲以及污黑的被子……這一正一反之中,老李厭惡的心理便突顯出來了。而后面這段描寫則正面突顯出了人物的心理:“兀自支撐在灶口上的那支柴終于燒斷了,一陣塌折的微響之后,落進灶炕中的殘柴又冒起一股火,把鍋底剩下的一點水燒得呻吟起來。”這段描寫過后便是父女倆的爭吵,因此我們就會知道這個水的“呻吟”便是女孩兒的心理寫照,她不想嫁給那個父親為她挑選的人,認為那個人是“牲口”,而這個水的“呻吟”與她內心的心理相互映襯,水的“呻吟”也正是這個女孩心里的“呻吟”。
  二、景物描寫帶來的敘事效果
  其實在《厚土》中,有些景物描寫不是非要存在不可,如果沒有這些景物描寫,故事的敘述一樣可以得到進展,人物之間的對話一樣可以進行,有時候兩個人物之間的對話突然被一段景物描寫打斷,這樣的景物描寫反而會顯得有點突兀,但是作者為什么還要“強行插入”一段景物描寫呢?因為這樣的景物描寫有著減緩敘事的節奏,放慢敘事的語速,從而達到作者想要的敘事效果的作用。
  在《秋語》中,作者“強行插入”的許多景物描寫十分明顯。如兩個老人正順利地談著話,突然出來一段景物描寫:“黃了梢的野草們靜默著……唯留下這些懵懵懂懂的蒼老的聲音。”另外小說中對于蟈蟈的描寫也是這樣,老人捉到一只蟈蟈,把它放到煙荷包中,這樣本就沒有蟈蟈的事情了,可是作者又在后面兩次詳細地寫到蟈蟈在煙荷包中的行為。這些景物描寫就減緩了敘事的節奏,因為兩個老人在秋天的閑聊本就應該是平靜而又緩慢地進行的,緩慢的敘事節奏與老人的閑聊達到了相得益彰的效果。
  其次,景物描寫也有轉移敘事焦點的作用。當一件事情敘述完了,或者一個人物的話說完了,用一段景物描寫來轉移敘事的焦點,接著又敘述另一件事,這樣就會使二者之間的轉移不會顯得太突兀。另外,當故事情節需要緩和沖突的時候,用一段景物描寫來轉移敘事的焦點,會起到緩和故事沖突的作用。轉移敘事焦點一方面可以緩解緊張的故事沖突,另一方面,轉移敘事焦點增加一段景物描寫留下了令人思考的時間,甚至給人一種余音繞梁的感覺。
  在《眼石》中,在拉閘人粗暴地對仇人車把式嘶喊過后,接著便以一段景物描寫來結束了這段嘶喊,這段景物描寫同時也結束了拉閘人與車把式之間的矛盾,之后敘事焦點轉移到晚上車把式讓拉閘人后半夜去他家。如果沒有這段景物描寫來轉移敘事焦點,拉閘人的嘶喊過后接著寫車把式與他的對話便會很突兀,因為這個時候他們之間的矛盾還需要得到緩沖。另外,在《厚土》中有多篇小說結尾處將敘事的焦點轉移到一些景物上,結尾處的這段景物描寫使故事的結束不會很突然,而是留下一個場景讓人再細細體味故事的韻味。
  三、景物描寫增強了作品的主觀性
  《厚土》的敘述方式總體來說是一種冷靜客觀有節制的敘事方式,這其實是作者想要達到的敘事目標。作者想要客觀地原汁原味地將他所知道的,所看到的,所感受到的呂梁風貌、呂梁故事呈現給讀者,讓讀者自己去體味呂梁山,體味這里的人民,體味他們的生活方式、生存狀態。所以作者在敘述故事的時候基本上都是有節制的,幾乎是將故事的本來面貌呈現出來。但是小說中的景物描寫卻是例外,小說中的景物描寫帶有很強烈的感情色彩,無論是故事中人物眼中的景物,或者是作者所敘述的景物,都帶有感情色彩,這些具有感情色彩的景物描寫帶有作者的一種指導性、約束性以及裁判性的傾向,而正是這些傾向使得作者原本想以一種客觀的敘述方式呈現的《厚土》,卻因為景物描寫的出現在無意之中使得作品帶有了一種主觀性的傾向。
  在《選賊》中有這樣一段景物描寫:“有只花尾巴喜鵲落到檀樹上,嘰嘰喳喳地叫起來,著著急急的,仿佛也想下來湊一票。”很顯然,這個時候大家都在忙著選票,有誰會去注意喜鵲呢?而只有這個講故事的人,這個敘述者,他才有心思注意那只喜鵲,并且還想著它也想下去湊一票,這里明顯有著敘述者的“強行”插入。而這篇小說是這樣結尾的:“有一只大膽的公雞,自信地跳到碾盤上來……旁若無人地唱起來,那神態,那氣度,頗有幾分領袖的風采。”這里是敘述者的語氣,他在評價隊長,將公雞的神態氣度與作為領袖的隊長的神態氣度對應起來,有一種調侃之意。

歡迎瀏覽更多論文聯盟首頁寫作指導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薦 打印 | 錄入:yjiemm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評論表情符號選擇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游戏麻将之四人麻将 qq麻将手机版官方下载最新版本 金牛棋牌平台 自创七不中规律 安徽11选五最大遗漏 江西时时彩官方网 闲来安徽安庆麻将下载 银河国际棋牌网站 丰禾棋牌备用 好彩1开奖数据 江苏11选五乐五玩法 江西时时彩代售点 苹果手机怎么下山水云南麻将 贵州麻将聚友辅助 456棋牌官方免费下载 浙江省快乐12走势图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数据